2014这一年

跨年夜,朋友圈里充斥着各种新年的愿景,微信群里一遍遍收到新年快乐的祝福,订阅号里也到处都是一年的总结和未来的展望,各个日报周刊客户端里又见五花八门的年终总结,归功于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和发展,互联网上建立起一个新的世界,这世界,竟完全与现实世界相对等。

互联网时代,宏大瑰丽滚滚而来,真的如同名纪录片所描绘的那般波澜壮阔吗?到底能将这世界颠覆成什么样?现实是,大众已潜移默化地受其影响。互联网将个体放大,将连接加强,将社群聚拢。

翻看2014年的互联网大事件,马航失事、阿里巴巴IPO、老罗与自如约架、乌镇的互联网大会、Gmail全面封锁……一条一条历历在目,仿佛亲历。每个人一年中的经历,大多都跟那些社会舆论报导的事件相连。这一年中我也着实经历了不少前所未尝的磨砺,有悠闲过但大部分是在忙碌着,有坚定过而大部分是在徘徊中,面临过很多选择,听到过很多质疑,默默扛起过很多事,见识过很多机遇,不过总体都逃不过一个『变』字。

唯有变,才能赶上这时代,适应这时代。而这变化,不仅是行动上,也是思维上的。大浪淘沙,淘出的是《失控》、《三体》、《乌合之众》这样的经典,因为他们适应竞争的法则。这一年,中国诞生了历史上最多的10亿美元级公司,也产生了最热烈的创业氛围,同时政府对网络的过度监管、各公司间的恶意竞争也是愈演愈烈,风云变幻,有了前瞻的视野,才有可能制造维度延展的可能。视野、见识、观念,很多时候未到那个位置是无法体会的,所知越多,未知愈多,知识如此,世界更是这样。融入一个群体,会有机会接触到更大的集合,认识一项新知,会有更大的渴望去探索。 九月份我买了MacBook,用上觉相见恨晚,不是因为能装逼能高贵,而是发现原来世界可以是另一番模样,效率提升自不必说,而且怡神养性,具体不详述,用者自知。后来用Goaggent、用VPN突破防火墙,并不是说多么炫酷,尝鲜有多么好玩,而是对未知的向往、对自由的憧憬,在Google、在Quora、在Stack Overflow……探寻世界另一面的奇妙。牺牲的是一部分金钱,但却并不能单单轮其是否有表面的价值,价值是有时间属性的。

很多人在说,2014年是中国创业元年,政策的大力倾斜、舆论的推波助澜,将许多创业明星推到风口浪尖,互联网唯快不破的方法论下,催生了产业的快速迭代发展,也助长了浮躁跟风的习气。大家都在讲互联网思维,讲营销,讲得屌丝者得天下,可是如果是没有价值的东西如何展现价值,在这个文明社会,『屌丝』、『逼格』、『撕逼』等粗俗的词汇被演讲者挂在嘴边被媒体大书特书,这真的正常吗,2024年的人来看会是怎样的呢?或许,问题应该从横向纵向延展的方向来看待。创业者更应该考虑的是他的执行力,画饼的能力,抗压的能力。很多情况下,我不太愿意说自己是在创业,就只是摸爬滚打而已,成败不必要,脸面不重要,重要的是学习和成长。实际上,创业的那些口号,那些情绪,是激情的催化剂,却不是成功的关键,总还是要兢兢业业做实事的。一直以来,我在庸庸碌碌的做事,并没有做成什么,反而是慢慢在学着怎么做事。就像程序员,并不是一直在敲代码,然后比谁写的最快,谁的算法最厉害,程序员也是在创造,读需求、结构设计、架构选型、实现和测试优化,不可或缺。我学会了用github、用zsh、用Dash、写Markdown…感觉才慢慢成为程序员,也许以后还会慢慢成为『矿工』。很多迷惘,真的来自于想的太多,读书又太少,做事和经历也太少。

有一个理论一直信奉,一段记忆中最深刻的往往只有两部分,高潮和结尾。我的2014印象最深刻的也许是选择最多,压力最大的时候,现在想来没什么对与不对,不管怎样总是会坚持的。结尾处略显狼狈,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处理完,新年加油!2014中国互联网的高潮大概算是阿里巴巴的赴美上市,一时间风起云涌,也终有平静时,望阿里巴巴的国际化道路能走得远些,年底小米新一轮融资估值达450亿美元堪称奇迹,且看进击的小米继续带动中国互联网产业的进步。

这是最美好的时代,也是最糟糕的时代。感谢让我们兴奋的互联网,感谢让我们任性的互联网,感谢让我们惊喜的互联网。